Midway Journal
N°9

設計,愛上問題

OJI&DESIGN 大治将典先生

日本・東京・馬喰町|
20150730


(左:OJI&DESIGN 合作伙伴 MATSUO先生;右:大治将典先生)

Photo & Text : Midway

「一般人認為設計就是為了解決問題,而我卻是為了讓人愛上問題而去進行設計」屬於日本年輕一代的產品設計師──大治将典先生,在訪問途中不只一次說著他的設計原點。曾幾何時,或許你會見過一件美得像藝術品的銅製開瓶器,而這個由「二上 FUTAGAMI」所生產的系列,近年正在大放異彩。推動這一個品牌由打造大型的寺廟銅鐘,這古老技藝到人所共知的生活道具品牌,都是來自這位大治将典先生(OJI MASANORI)的精心設計。

對大治先生的認識起源自朋友向我介紹一盞由黃銅打做的吊燈,燈罩外型由不同的菱形對摺屈曲而成,向天花的方向花雕空出一個星形的圖案。當燈亮起的時候,會透視出一個星形的燈光在天花上,漂亮之餘,充滿點點詩意。自此便喜歡上這位年輕新銳設計師對產品設計的細緻,也很好奇產品背後的種種設計理念。剛好在這時想到我們與大治先生在INSTAGRAM上都互相關注及聯繫了好一段時間,因此便燃起了到東京去親自訪問大治先生的念頭。經過幾個電郵的來往之後,他亦很爽快地接受了我們的邀請。

(圖:FUTAGAMI吊燈「星影」;圖片來源:FUTAGAMI網頁

先後從事過建築及平面設計事務的大治先生,對生活道具設計擁有濃厚的熱情。早年參加過一些產品設計比賽後,在2004年搬到東京去開設了自己的事務所「OJI&DESIGN」,開始為不同品牌、生產商去制定各種產品的設計方案,當中範圍包括各種生活道具、文具、電器甚至家具。而在今年年初,出現在東京馬喰町的生活道具商店「組む東京」就是由他負責整個企劃的設計及策劃。而這次的會面就是在商店二樓的工作室進行的,可能已經早在網絡上都認識了,初次見面並沒有感到陌生,換來的是有點真實與虛擬相會的奇異感覺。大治先生希望訪問能更貼切地進行,更請來一位既是朋友又是合作伙伴,而英文非常流利的MATSUO先生來替我們翻譯。

MIDWAY  請問你的設計理念是什麼?

OJI 在我而言,我的設計並不是一件單一的事,會整體地去考慮。在現代設計的角度,設計是為了解決一些問題,但當一個問題被解決後可能會誘發另一個問題,永無止境。所以我會希望在我的設計領域裡,可以離開這個循環,令大家可以用另一個角度去愛上或者欣賞問題的本身。例如「二上 FUTAGAMI」的黃銅用具,表面經霧面磨砂處理,顏色隨長時間使用產生氧化作用,養成一種獨特韻味。一般銅器處理可能會以打磨得光亮為基礎,但使用經歷會令問題相繼出現。相反,現在這個處理令產品可以在任何時間都能夠展現不同的美態,並能夠一直長久使用下去,不會輕易被丟棄。 

(圖為知名老舖「白木屋傳兵衛」製作的柺杖型江戶掃帚。)

MIDWAY  在過去的設計案例當中,有很多都是和一些傳統職人合作,這是有什麼特別原因嗎?

OJI 在大約2000年的時候,日本正值經濟倒退的時期。當時很多工匠或者傳統小型工藝公司也沒有足夠的工作。在這個氣氛當中,認識了不少相同背景的公司。它們會嘗試找設計師去做一些市場推廣上的設計、企圖令大眾去買它們的商品。但我認為只有從產品設計的根本去作出改變才是適合的做法,要做出一些漂亮、實用的東西去吸引別人。因此我開始著手去替傳統手工藝設計產品。

MIDWAY  FUTAGAMI成了近年一個很受歡迎的銅器品牌,可以談一下合作的因由嗎? 

OJI 在過往的時代裡,設計師希望能夠設計一些驚艷的產品,並在一些設計展中讓人不斷讚嘆。但我更希望可以做出一些設計,可以真正地生產出來可以讓所有人使用。因此,聯同好幾位產品設計師,以這個方針去開發產品。當中遇上了一個關於啤酒開瓶器的計劃,六位設計師分別與不同的生產商試作開瓶器。FUTAGAMI就在那個時候認識的,企劃完結過後,反應很劇烈,開瓶器迅速賣光。FUTAGAMI的二上先生和我都認為,只得一個系列的話,根本不足以支持當時只生產寺廟銅鐘的工廠。在之後的日子裡,就共同去開發「FUTAGAMI」這個品牌的各項產品。為了更能達到心目中的形象,我也替它制定好所有的平面設計原素及包裝。所以這個系列能以一個完成度比較高的情況下推出市場。 

OJI 另一方面我喜歡看見製作者的面孔,能夠親身地看到職人用雙手去打做產品是一件快樂的事。我一直都不希望去做一些設計美觀、質量好但大量生產的東西,即使帶來可觀的金錢,但卻永遠感受不到來自職人雙手的溫暖。每次到訪亞洲國家的一些工廠也會有類似的感覺。

MIDWAY  對,香港也幾乎完全沒有了製造業,工匠更加買小見小。

OJI 這情形或者能夠改變,像是紐約的BROOKLYN,已經越來越流行把一些已關掉的小型工場重新運作起來。只要有一份這樣的決心,應該沒有問題的。五年前,「FUTAGAMI」的二上先生正打算把工廠關掉,但現在來自全世界的訂單令工廠不單延續下去,更今二上先生開心不己。想當初剛開始生產新系列時候,還只有他一人在廠裡製作打磨。當下這一番說話突然令我們有了一個新的希望。

在一個悶熱的下午,我們前後用了三個小時去對談關於設計、生活的種種。透過這有趣的訪問,我更深感大治先生和一般的設計師有著不一樣的想法和視野,因此才會設計出這些出眾的產品。





Using Format